巴菲特拍出最後的午餐,曾讓無數富豪趨之若鶩,誰取得了真經?

財經無忌 發布於:2022-06-19

文 | 墨膠空

創辦於2000年的巴菲特慈善午餐,爲夢想一窺財富密碼的人們推开了一道門縫。

而今年,位於美國紐約第49街的牛排館,也終將迎來第二十一次巴菲特慈善午餐,這也是巴菲特最後的慈善午餐。

回望過去,這一與股神交流的寶貴機會,曾經一度炒出天價。

2000年,首次巴菲特午餐拍出了2.5萬美元的高價。

2003年,拍賣在巴菲特的建議下轉至ebay线上舉行後,成交價飆漲10倍至25.01萬美元,中拍人還在拍賣結束後,額外捐贈了25萬美元。

從2008年开始,中標人的出價再未低於100萬美元。

北京時間6月18日10點30分,最後一次巴菲特午餐拍賣在ebay結束,5位競拍人經過5天43輪出價,一位匿名者最終以1900萬美元的歷史最高價競拍成功。

22年翻了760倍的天價午餐,對一擲千金的朝聖者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喫什么不重要,跟誰喫才重要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認爲,巴菲特午餐拍賣受熱捧體現了價值投資的魅力。一方面,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確實是長期投資勝利的法寶;另一方面,他愿意與人溝通,不吝於分享自己的最新投資理念和得失。

渴望財富和成功的巴菲特追隨者中,不乏中國面孔。曾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4位中國人,一共花了964.38萬美元,但他們的收獲不盡相同。

2006年,第一位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國人叫段永平,他創立的小霸王和步步高兩個品牌堪稱一代人的記憶;

第二位是2008年拿到入場券的趙丹陽,他是赤子之心中國成長投資基金創始人,有中國“私募教父”之稱;

第三位朱曄在2015年中拍時是天神娛樂董事長,他的公司在前一年剛剛在A股借殼上市;

第四位是2019年中拍的90後孫宇晨則是波場TRON創始人,近幾年混跡於幣圈;

盡管身份,地位全然不同,但並不妨礙他們從“股神”的午餐中,賺得一大桶金。

段永平奠定“中國巴菲特”地位

這之中,兩次參與午餐的段永平,被公認爲領悟了價值投資的精髓。

2002年4月,段永平200萬美元抄底網易152萬股,佔總股本5.05%,後增持至205萬股,幾年間獲利百倍,由此奠定了他“中國巴菲特”的地位。他买入蘋果並長期持有,多次抄底騰訊,背後都有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的影子。

相比之下,趙丹陽和朱曄兩位,則是利用股神的名氣,換來了真金白銀。

2008年,趙丹陽與段永平合作競拍,並最終中標。趙丹陽對媒體說,他在午餐會上向巴菲特推薦了物美商業的股票,巴菲特說他會考慮。不到一周,趙丹陽持有的6595萬股物美商業就獲利超1.5億港元,相當於賺回了9倍的“午餐費”。

這樣的“天秀操作”也不是獨一無二,在花逾234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後,朱曄同樣也對外宣稱巴菲特看好他的公司,天神娛樂股價不到半年內累漲近90%。

相比之下,孫宇晨的做法似乎是最爲極端的,一不要錢,二不要投資真經的他,似乎從一开始就只是想借着股神的影響力,爲自己揚名。

2019年6月,孫宇晨砸了近457萬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資格,並在微博上接連宣傳自己“幹了件大事”。但他此舉不僅被羣嘲是炒作,也並沒有實現“增進頂級傳統投資人與數字貨幣的理解和友誼”的目標。

巴菲特午餐或許是名利場上的高光時刻,但絕不是決定命運的成功學課堂。那些曾與股神共進午餐的名流富豪們命運迥異,有的在追逐財富的路上越走越遠,有的只是曇花一現。

持續23年的“天價飯局”即將畫上句號,有人取得真經,有人消失在大衆視野中,但並沒有人成爲下一個股神。巴菲特和他的午餐,同樣無法被復制。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