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東吵贏何小鵬之後,問界M5撞車了

豹變官方號 發布於:2023-11-24

「核心提示」問界M5突發的撞車事故,把華爲、小鵬的AEB之爭又撞上了熱搜。此前雙方的論战以何小鵬發文“求和”告終。這次事故中沒有觸發AEB的問界M5,會將AEB的討論引向何方?

作者 | 宋子豪

編輯 | 劉楊


一條問界M5撞車視頻再次把AEB(汽車自動緊急制動系統)之爭撞上了熱搜。

據《證券時報》報道,11月13日上午,廣東省東莞市東城區恆興路附近,一輛華爲問界M5汽車在倒車時撞上後車,並騎上對方車頂。

網傳視頻展示了事故發生的全貌:被撞車在路口暫停,前方的問界M5從廣場上倒車時突然加速,繞行半圈後快速撞上後車左側,將後車撞歪。最終,問界M5前輪在地上,後輪則直接騎上了後車的車頂。

11月13日晚間,AITO汽車官方微博發布關於東莞寮步用戶中心試駕事故事件的聲明稱,經後台數據分析且與試駕用戶確認,用戶誤將加速踏板當做制動踏板導致事故發生。目前,雙方車輛已由試駕車保險進行理賠維修。所幸事故未造成任何人員受傷。

此前,由於何小鵬與余承東的隔空論战,網友對汽車AEB功能的熟悉度上了一個層次,因此事故發生後,網友紛紛詢問事件中的M5爲什么沒有觸發AEB功能?

余承東回應稱:“經與ADS團隊、質量溝通,車輛後向緊急制動不識別靜止車輛,且手冊有明確標注,結合外部的記錄儀視頻判斷是客戶誤操作踩錯了油門踏板導致。”

而在前不久的論战中,華爲以壓倒性優勢宣告階段性獲勝。11月9日,何小鵬發微博與華爲握手言和,他感謝了余承東的建議和大度,並表示小鵬汽車也會通過OTA拓展AEB功能。

車圈最吸睛的論战告一段落,但智能駕駛圈兩大頂級玩家的競爭並沒有結束,CEO一時興起的口頭論战,迅速發展到車圈媒體參與的互聯網AEB大考,最後成了一場車圈的全民狂歡,似乎一切只是一場意外。

但如果回望論战前後,早在10月24日的小鵬汽車科技日上,何小鵬就以“嘴強王者可能影響輿論,真搞技術才能創造未來”作爲結語。

在當天的演講中,何小鵬表示,“小鵬汽車不畫大餅,不偷換概念”,以及“我們不太喜歡用民間小視頻展示智能駕駛功能,然後喊遙遙領先,我們更希望扎實地做好技術”。盡管句句不提友商,卻句句不離友商。

一場看似插曲的AEB論战,背後實實在在打響了一場國內智駕頂級玩家的路线之爭、甚至是話語權之爭。而從當下的情形看,這場战爭還遠沒有結束。


1、小鵬“敗走”小視頻

小鵬的AEB論战敗在了自己最看不起的小視頻上。

11月1日,何小鵬率先向友商和自媒體評測視頻开炮。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友商講了AEB,我認爲99%是假的,它就是造假,那些宣傳都不是公司官方發布的,全是來自小視頻。”何小鵬定義的小視頻指的是自媒體關於車輛AEB功能的測試視頻。

隨後,余承東在11月3日晚上發了一條朋友圈:“有的車企,整天忙着做智能駕駛,AEB主動安全測試結果非常差,一問才知道他們連AEB基本功能居然都沒有做,這讓我十分喫驚!要么讓手下忽悠了,要么是對汽車行業的發展缺乏最基本的認知!”

余承東的回應將“友商”打成了明牌,因爲AEB功能正是問界新M7的宣傳重點之一。

11月4日晚,何小鵬在朋友圈回應:“我最近評價了一個行業亂象,結果行業沒急,非行業的倒急了,不知道他急什么。”一句話直接將華爲打出行業外。

11月6日上午,小鵬汽車在微博上發了標題爲《AEB很重要,但AEB測試≠營銷炒作》的長圖文。文章科普了AEB的知識,以及正規的AEB測試所需考慮的因素,並且宣傳了小鵬AEB測試中的成績,試圖用“權威”壓“民間小視頻”一手。

隨後,Autolab汽車實驗室則在微博上發文,聲援余承東在成都車展和9月發布會上引用的AEB數據和鏡頭都來自Autolab的測試,並且“歡迎小鵬車主以及任何品牌的車主,帶着你們的車來我們位於江蘇宜興的測試基地。”

在雙方你來我往數回合之後,何小鵬口中的民間小視頻終結了這場論战。

11月7日,知名汽車自媒體懂車帝對問界M5和小鵬G6等多款車型的進行了AEB模擬觸發測試,包括以不同時速駛向靜態假車、兩輪電動車等以觸發車輛AEB功能。這場直播測試,引得百萬觀衆圍觀。

最終,問界M5、阿維塔11以滿分通過測試,小鵬不但在各項測試中排名靠後,而且在30公裏每小時的時速上並未觸發AEB功能。

一時間輿論偏向明顯,公屏上打滿了“遙遙領先”四個字

11月8日,何小鵬开始科普在中國、歐洲的五星安全測評中的AEB內容,但已經難以挽回輿論頹勢。11月9日,他迅速發文與余承東握手言和。

至於懂車帝的評測是否合理,汽車博主“黑白車間研究所”對《豹變》表示:“測試不夠全面,只是匆忙博取流量的一次測試,而AEB安全與否其實是個大工程,除了測試各種速度下的觸發率,還要考慮觸發後的安全問題,包括車上駕乘人員安全、後車防追尾安全等。

而業內工程師兼汽車博主“泊言聊車”也表示:“不夠全面,還有一些測試方法也不是特別科學。”

他告訴《豹變》:“測試AEB功能,除了面對障礙物時的剎停表現和百公裏誤剎率兩個主要指標之外,還有許多需要測試的指標,比如需要對什么樣的目標響應,響應的時候剎車的最大減速度是多少,多少距離开始響應等,這些就是更細致的問題和測試了。”

同時,“泊言聊車”又話鋒一轉:“但作爲一個面向普通羣衆的媒體,選擇一些比較具有傳播性和通俗易懂的目標和測試方法,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這也許是小鵬輿論战落敗的原因,科普文章和權威認證,都不如一個撞車的視頻的傳播率廣。

另一方面,在AEB實際應用中,有不少M5等型號的車主觸發過AEB避免了事故,便自動化身爲自來水。


2、方案取舍與話語權之爭

“泊言聊車”表示,AEB觸發是否靈敏看起來是技術能力的體現,其實更多是技術方案的取舍問題。

他認爲,任何項目都要考慮準確率和召回率。準確率就是,在應該要響應的時候,是否有響應。召回率就是,在不該響應的時候,是不是就沒有響應。通常來說,針對一個復雜的項目,這兩個指標一般無法同時達到很好的水準。

如果希望該響應的時候要盡可能響應,那么可能很多不該響應的情況也會誤觸發。反之也成立,所以就要做一個取舍。

實際上,AEB技術早在燃油車時代就已經問世,而傳統的AEB功能更傾向於降低響應率,以防止誤觸發引發安全事故。簡單來說,如果車輛在高速行駛中誤觸發AEB,輕則可能由於急剎對駕駛者造成傷害,重則可能引發後車追尾。

11月8日,何小鵬在朋友圈發長文表示:“我一直認爲在有人駕駛的主動安全策略方面,一定要對技術以人爲本和經驗的積累保持敬畏,要非常慎重,避免引發其他的安全或體驗問題,或者過度降低了人自駕時的駕駛邊界,導致貌似更安全,現實中卻失大於得。”

在華爲的表述中,余承東曾以“想撞都難”爲問界新M7系列做宣傳。問界新M7也以全球首發“全向防碰撞系統”爲賣點,所謂全向防碰撞系統包括前向、側向和後向主動安全。其中,前向主動安全指的就是主動介入的AEB功能。

在宣傳中,問界新M7的AEB系統在高速行駛時能夠實現最高剎停速度達到90km/h,遠超其他車型的60km/h。

可以看出,小鵬更傾向於降低誤觸發的概率,屬於傳統AEB功能,所以能通過傳統規則中的五星安全認證,甚至取得高分。問界新M7上的AEB方案更傾向於主動介入,所以在實測環節表現亮眼。雙方都有自己的擁躉。

問界M5車主啓峰,駕駛M5已經超過8萬公裏。他告訴《豹變》:“我觸發AEB四五次了,驚險,關鍵時刻真救命。”

他表示,觸發AEB的時候,感覺是三段式,先是儀表盤顯示碰撞預警,如果駕駛員還不主動剎車的話,AEB开始介入點剎減速,最後用力剎停。“有時候是噔噔噔的預警和剎停一起,系統應該會根據車速和距離來判斷。”

另一名小鵬G6車主則告訴《豹變》:“AEB基本是給新手準備的,老司機大多沒有機會觸發AEB。”在他看來,觸發太靈敏就危險了,很容易追尾。“小鵬和華爲只是判定方式不同,小鵬更注重不誤觸發。

方案之爭沒有絕對的對錯,但智能駕駛話語權之爭,卻是刀刀見肉。

此前,小鵬一直以理工男風格企業自居,小鵬前自動駕駛副總裁吳新宙博士曾經自稱是“臭搞技術的”,而小鵬是一家“臭搞技術的公司”。對此,小鵬的官方微博也熱情回應:“臭搞技術的”文化衫在安排了。

這些都表示,小鵬自上而下的都希望公司品牌形象和強技術定位綁定,技術既是小鵬的面子,也是裏子。

而因爲所採取的方案不同,AEB的表現不同,導致網上有些AEB評測視頻似乎影響了小鵬的強技術形象。同時,類似視頻可能給造成了友商智能駕駛技術“遙遙領先”小鵬的認知,或許這也是何小鵬要駁斥“民間小視頻”的原因。

於是在10月24號的小鵬科技日,何小鵬提到友商“偷換概念”,後續以AEB爲切口捍衛自身在智駕領域的領先地位。

如果從消費者角度來看,類似論战似乎是消費者喜聞樂見的,正如何小鵬說的那樣,這種技術的爭鳴最後定能讓用戶受益。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

2024/02/21 - 外匯經紀商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