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新東方辭退6萬員工、退學費等花了近200億;教培政府指導價下降5成以上

21財聞匯 發布於:2022-01-09

圖 源丨圖蟲

2021年,在线教育踩下急剎車,遭到前所未有的“寒冬”。

1月8日傍晚,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其個人公衆號發文,回顧了新東方2021年工作情況並對未來轉型方向進行了展望。

“年終年初,都是總結過去、規劃未來的時節。”俞敏洪在文中寫道, 2021年,新東方遇到了太多的變故,市值跌去90%,營業收入減少80%,員工辭退6萬人,退學費、員工辭退N+1、教學點退租等現金支出近200億。

“新東方決定全面停止K9的地面和在线培訓,壯士斷臂,去做更多爲學生全面成長提供服務的項目。”俞敏洪說。

在文中,他提到 “過去的半年,在大家的努力下,新東方好不容易生存了下來,還保存了一點實力。”

俞敏洪稱,未來,新東方將轉型素質、素養、研學、營地教育等,同時決定加大在大學生市場和海外中文市場的投入。此外,以香港上市公司爲主體的新東方在线(01797.HK),創立東方甄選,轉型爲農產品篩選與銷售的電商平台,爲全國農民提供產品增值服務。

俞敏洪直播首秀

2021年12月28日晚,俞敏洪完成了自己的直播首秀。

雖然做起了直播,但俞敏洪還像是一個老師。每介紹到一種新品,他就會拿出準備好的A4紙,講該農產品相關的地理知識和人文典故。賣藜麥的時候,他拿出地圖,講酒泉、張掖、河西走廊、祁連山脈,解釋藜麥的產地,種植藜麥的裕固族特點等等。賣車釐子的時候,他說“3J車釐子的J,其實是英語Jumbo,巨大、特大的意思”,有人說,看直播像聽課。

除了帶貨像老師,俞敏洪也顯出老派知識分子的質樸。主播賣的東西貴,但都會強調好,避免強調貴,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出了不少金句:“大家做好心理準備,有一種面粉超級貴,我也嚇了一跳”“看到價格,我寧可餓死也不喫了”“這個車釐子也太貴了,就不要拿出去喫了,每天自己偷偷喫兩顆就行,太貴了”。對此,評論區不約而同地打出了“老實人”。

這樣的直播,當然深受好評,評論區紛紛說,“看直播還能學到東西”“俞老師直播間不吵不鬧”“主播小姐姐好專業”,當然,最多的還是“支持俞敏洪”。

但叫好似乎勝過叫座。他的直播,觀看人次達186.9萬,人數峯值3.3萬,共上架25款農產品,銷量5.4萬件,銷售額468.9萬元。這個成績差強人意。相比之下,羅永浩首秀3個小時,帶貨清單23件,觀看人數4700萬,銷售額1.1億。

直播選品的“公認原則”是,賣那些低價格、低選擇成本,會衝動性購买的物品。但俞敏洪直播間的產品單價普遍不低。最貴的一款產品,是兆豐有機特質顆粒粉禮盒裝,4.8kg顆粒粉+4.8kg雪花粉的售價爲960元,相對應的,銷量也不高,只賣出三十多件,這也是當天帶貨最少的產品。

俞敏洪不會不知道這些“行業邏輯”,從這些跡象看,俞敏洪乃至新東方,對直播,顯然並沒有急於求成,追求一炮打響。

新東方市值蒸發了兩千多億,俞敏洪個人身家也是蒸發了兩三百億,但他本人早已財務自由。新東方目前公司账上現金儲備高達十六多億美元,折合是一百多億人民幣。所以,俞敏洪乃至新東方做直播,往小處說,或是避免大量的解約賠償;往大處說,是要帶着公司原有的員工繼續走下去。

這條路,不會很好走。

從7元到80元:教培政府指導價劃线

2021年9月2日,國家發改委、教育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就印發通知,要求對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實行政府指導價。各地制定的浮動幅度,上浮不得超過10%,下浮可不限。

收費標準區分线上和线下以及不同班型。班型主要可分爲10人以下、10-35人、35人以上三種類型。各地可根據實際情況,確定本地區具體的分類標準。

課程標準時長,线上爲30分钟,线下爲45分钟,實際時長不一樣的,按比例折算。

目前已公布指導價的地區,只有廣東省劃分了與三部委通知不同的班型,分爲10人以下、11-20人、21-30人、31人以上。

總體上,已公布的政府指導價標準遠遠低於此前的市場價。北京、上海的標準最高,10人以下班型爲80元/課時。而在以前,一對一培訓動輒每課時上千元。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會長劉林曾表示,在落實“雙減”、整治校外培訓的過程中,政府指導價是最具重量級的舉措之一。它將成爲校外培訓機構決定從事還是退出K9業務的重要參考因素。

據報道,各地出台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收費標準較市場價大幅下降,降幅至少在50%以上。

記者梳理已經公布的指導價發現,各地差距不大,但並不統一。

以最高價爲例,四個一线城市中,北京、上海都是80元,廣州是70元,深圳則是55元。京滬比深圳高出45%。

而在新一线城市中,杭州最高,爲70元,南京爲60元,成都、天津、長沙爲50元。杭州也比成都、天津高出40%。新一线城市青島的最高價僅45元,不僅低於其他新一线城市,而且低於福州、合肥等省會城市,但高於同省省會濟南。

同在江蘇省,經濟發達的南京市與經濟相對落後的鹽城市制定了一樣的標準。

已經公布的线上培訓政府指導價並不多,因爲线上機構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目前,北京、上海、廣東、天津的线上基準價均爲20元/課時,福建、河南、山東、四川、湖北每課時則從9元到18元不等。

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羣衆承受能力,明顯是制定指導價的考量因素,因爲一些地方出台標準時,對市城區、市郊區、縣區分了不同標準。但各地指導價仍顯得五花八門。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按照目前的標準,线下培訓機構不僅將無利可圖,甚至可能虧損。

由於學科類培訓被嚴格限定在周一至周五,且不得與中小學上課時間衝突,所以开班數量被大大壓減。以樂讀優課爲例,其每周只安排六個時段,分別爲周一至周五18:30-20:30,以及周五16:30-18:30。

按照這樣的开班量和收費標準,以北京爲例,一名线下培訓老師每周最多开6次課,每次課最多2.5課時,按照每個月24次課、每個班35人計算,一名培訓老師每個月最多創造收入8.4萬元,這僅能覆蓋人工、房租、水電成本。

來源:老俞闲話、南方周末、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王峯)

本期編輯 馮展鵬

百萬讀者都在看

網友熱議!南京大學要花120萬在一雜志上打廣告?

信貸“开門紅”調查:房地產之後,水流何處?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