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鵬“亡羊補牢”

德林社 發布於:2023-01-25

農場主家的羊圈破了個窟窿,开始沒有在意,直到羊被狼叼走了一只,才想起要把窟窿補上,防止狼再來叼羊。這是課本上亡羊補牢的故事。

現實中,何小鵬正在“亡羊補牢”!

何小鵬是小鵬汽車的CEO,但在公司的重大事情上,並不是他一人說了算,而是由何小鵬、夏珩、何濤、顧宏地四個人組成的高管會投票決定。何小鵬這個CEO唯一的優勢就是一票可以當兩票來用。


過去幾年,關於小鵬汽車的發展問題,夏珩常常和何小鵬的意見有分歧。面對意見不同,何小鵬多數選擇放權,把選擇權交給夏珩和何濤,而他則將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公司的生態業務上,比如自動駕駛、飛行汽車等。

權力的分散,在一定程度上給小鵬汽車帶來了產品規劃、銷售體系等諸多方面的問題。不過,爆款汽車P7的大賣,一度讓小鵬汽車在2021年坐上“蔚小理”造車新勢力銷量第一的寶座。這種繁榮的景象,一度掩蓋了公司內部管理上的問題。

直到那只“羊”——小鵬G9的出現,才讓何小鵬意識到該補“牢”了。


2022年9月21日,小鵬G9發布,定價30.99萬元至46.99萬元。G9被寄予厚望,希望能成爲像P7一樣的爆款。

現實卻爆冷。G9冗雜的配置、過多的型號、以及過高的價格,使得網絡上吐槽不斷,發布會後G9大定比例不僅低而且出現了不少退訂單。

重壓之下,小鵬汽車在48小時內緊急調整了G9庫存訂單,直接砍掉了最入門的“丐版”車型570G,將原來的次低配570E改爲570Plus,售價降低至30.99萬元,同時新增570Max和702Max兩款高配車型。


然而小鵬G9的調整,沒有換來消費者的認可。2022年10月,G9僅賣了623 輛,11月僅賣了1546 輛。反觀隔壁家理想L9,在9月上市後,銷量連續3個月超過9000輛。

G9的慘淡銷量拖累小鵬汽車整體的銷量。2022年10月,小鵬汽車整體銷量5101輛,11月整體銷量5811輛,平均不到6000輛。而理想11月銷量達到創紀錄的15034 輛,蔚來11月銷量也達到14178輛。


何小鵬坐不住了!他終於意識到銷量慘淡的背後,是公司內部管理出現“窟窿”。比如決策草率,組織架構混亂,執行效率低下等。“窟窿”再不補,問題會更多。

2022年10月末,何小鵬調整了公司內部的組織架構,建立了產規、战略、技術規劃、產銷平衡、OTA五虛擬委員會。前三個委員會由何小鵬親自擔任負責人,後兩個的負責人也直接向何小鵬匯報。

同時,小鵬汽車還設立三大產品矩陣組織,分別負責三款車型,期望打通端到端產品業務閉環。三名負責人也直接向何小鵬匯報。

2022年三季度財報電話會上,何小鵬表示自己將更多聚焦於小鵬汽車的战略、產品規劃研發等,減少在生態企業的直接參與度。同一天,夏珩辭去執行董事職務,但仍擔任總裁職務。夏衍辭去執行董事後,小鵬汽車的董事會就只剩何小鵬一個執行董事了。


換句話說,何小鵬收回了權力,重新掌舵小鵬汽車了。亡羊補牢,對於小鵬汽車2022年來說確實晚了。

數據顯示,小鵬汽車在2022年銷量是12.07萬輛,同比增長23%,從2021年“蔚小理”中的第一,變成了2022年的第三。2022年喊出的25萬輛銷售目標,僅僅完成了43%,不到一半。

何小鵬的“亡羊補牢”還在繼續,他能否拿出創業的精神,帶領掉隊的小鵬汽車創造奇跡呢,2023年拭目以待!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