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網易故事終章,再見我的青春

鞭牛士Bianews 發布於:2023-01-24

作者|何蕾 顧硯 今日0時,暴雪遊戲國服正式停服。 “再見!我們再也不比別人多一個世界了!”暴雪玩家“我蘋果牛”發布微博緬懷。 “只是在回憶裏,我曾經也是一名奔跑在艾澤拉斯大陸的小德,奧格瑞瑪的夕陽是我真正逝去的青春。” 在春節假期,不少已經AKF的老玩家重新登錄《魔獸世界》,他們在世界頻道告別,挑選地點线下,讓角色暫時在遊戲沉睡。 NGA的一位玩家跑遍了所有地方,整理了魔獸所有地圖的風景純圖,1000多張,一共7.7G,放在網盤裏供玩家們免費下載免費下載。 “魔獸世界實在是承載我太多記憶”,微博上關於“暴雪遊戲停服倒計時”也登上熱搜。 昨日,網易發布了《網易致暴雪國服玩家的告別信:感謝相伴14年》,正式宣告了其代理的暴雪遊戲國服進入停服倒計時。 “網易暴雪遊戲客服團隊”發布最後一個視頻,回顧暴雪遊戲國服和1663萬用戶共同度過的14年。 截止發稿,暴雪方再無最新回應。 暴雪國服正式關閉 暴雪和網易14年的故事終於在今日走向終章。 昨日下午,網易發布了《網易致暴雪國服玩家的告別信:感謝相伴14年》,正式宣告了其代理的暴雪遊戲國服進入停服倒計時。 66 這也意味着《魔獸世界》《爐石傳說》《守望先鋒:歸來》《暗黑破壞神3》《星際爭霸2》《魔獸爭霸3:重制版》《風暴英雄》等七款遊戲的國服都將關閉,這將是遊戲史上最大規模停服事件。 告別信指出,2023年1月24日0時,暴雪將關閉战網登錄以及所有遊戲服務器,同時關閉客戶端下載。“相伴14年,說再見很難。我們將於停服後公布暴雪遊戲產品的退款工作安排,請各位玩家關注‘暴雪遊戲服務中心’公衆號。” “我們始終堅信,相逢的人總能再相逢。衷心期待所有暴雪玩家重返國服的那一天。”網易寫道。 這是一樁事先張揚的“分手”。 去年11月17日,在網易即將發布第三季度財報的當天,暴雪公司先行宣布與網易終止合作;網易方面隨後發布聲明表示“不得不接受暴雪的決定”,雙方“無法就一些涉及可持續運營,和中國市場及玩家核心利益的關鍵性合作條款達成一致”。 今年1月17日,暴雪中國發表《暴雪對國服玩家社區的更新說明》,其中稱,“他們與網易接觸並尋求達成順延服務6個月的協議,但遭到網易拒絕”,暴雪的這一甩鍋行爲引發大量玩家不滿。 於是在公告下方的評論區,許多玩家嘲諷暴雪的惺惺作態,甚至有網友將其總結爲“雖然我去年末提了分手,但我現在還沒找到下一任女朋友,所以前任能讓我先睡半年順延到我找到下一任嗎”。 網易則在當天晚上11點回復,暴雪的行爲是“過分的自信中並未考慮這種予取予求、騎驢找馬、離婚不離身”,將玩家和網易置於何地。 1月18日,位於杭州的網易咖啡吧推出了名叫“暴雪綠茶”的新品。有受訪者反映,18日上午該新品售賣異常火爆,訂單達數百杯,等候時間長達幾個小時。 “暴雪綠茶”的次條還登上微博熱搜,閱讀量高達1.9億。 網易暴雪分手後 網易和暴雪和合作始於2008年,與暴雪“分手”後,網易开始解散暴雪遊戲相關團隊。 1月17日,在暴雪發布公告希望網易順延協議後,知名《星際爭霸2》解說黃旭東在社交平台上更新動態,發布一張空蕩的辦公室照片,並表示:“我就問一句,都這樣了怎么再續6個月?” 據報道,在網易和暴雪正式解約後,網易已經开始解散上海負責暴雪遊戲的部門。 有媒體報道,網易旗下負責運營暴雪遊戲的團隊在解散前規模大概不到100人,其中團隊中的大部分人已經在11月網易和暴雪宣布不再續約後選擇了離職,其余的少量人員則調至其他團隊。 11月23日,網易關閉暴雪遊戲所有充值服務。1月1日,此前國服運營商給已到期的玩家提供的臨時充值通道也宣布關閉。 在談到停服帶來的影響時,《守望先鋒》主播“托比昂首挺胸”表示:“預計很長一段時間,國內玩家無守望先鋒國服可以玩,無運營和官方活動支持,社區會大範圍退坑,創作者離場,聯賽在沒有版號情況下都不知道能不能直播。結果就是諸多從業者失業。” 目前,不少玩家遠走國際服。 不過,前往國際服的玩家則需要適應國際服的遊戲規則和社區氛圍,並且適配網絡也將花費更高的成本。 此外,在暴雪還沒有尋找到新的接盤俠時,暴雪遊戲私服越發泛濫。在暴雪遊戲的官方論壇下方甚至有留言拉人,“馬上國服要關了,準備湊夠50名魔獸忠實玩家,就啓動”。 1月18日,網易遊戲《永劫無間》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場特別的直播,內容是拆除網易園區內的魔獸战斧血吼。此舉再度打破玩家們對網易暴雪重歸於好的幻想。 當天,《爐石傳說》25.2補丁上线全球,國服已不在版本更新的範疇中。 《爐石傳說》停服之際,《原神》完成了3.3版本的更新,確定了新的常駐玩法七聖召喚,玩家們可以進入“貓尾酒館”,用原神當中的角色和道具所組成的卡牌進行對战。 《原神》的卡牌屬性,剛好吸引了不少因爲停服無家可歸的《爐石傳說》玩家。 而網易《逆水寒》也开啓“老兵服”,在網友截圖中,網易稱將“結合魔獸老兵遊戲習慣,大幅調整遊戲內容”,在魔獸國服暫時缺席的日子裏,將爲網易老兵玩家提供優質的mmo遊戲服務。 另一方面,動視暴雪的收購也充滿波折。 自從去年微軟表示即將收購動視暴雪後,就引起了索尼、英偉達、谷歌等多家競爭對手反對,以及多國監管層面的調查。 近日,多家媒體報道,歐盟反壟斷機構準備在近期正式對微軟斥資690億美元收購動視暴雪案表示反對。 第二次關服 這不是國內的暴雪玩家第一次經歷“關服”。 2008年,《魔獸世界》代理將從九城換成網易。“當時沒有大規模告別和焦躁。”魔獸世界老玩家何文新告訴鞭牛士,當時先出了換代理的公告,玩家不擔心自己的數據丟失,“只是停服了2個月。” 彼時,“暴雪”二字,就是金字招牌,失去《魔獸世界》代理的九城,在國內網業排名從全國第四直落前十开外;而2010年,在經歷延遲开服波折、最終拿到新版號的網易,公司收入增長50%。 而據媒體報道,網易和暴雪“五五分成”,低於此前的七三开。對於何文新等玩家而言,網易代理提供了更穩定的服務器,更重要的是,國內的《魔獸世界》不再有版本延遲的問題,最受好評的“巫妖王之怒”版本,“父慈子孝阿爾薩斯”,國內玩家足足等了兩年才追平。 這是網易和暴雪“就像結婚”一樣的夢幻的开端。此後,網易遊戲從代理逐漸轉爲自研,目前網易旗下還有《永劫無間》《第五人格》《率土之濱》《夢幻西遊》等遊戲。 在去年11月雙方翻臉時,網易在第三季度財報中表示,代理自暴雪的遊戲,對網易2021年和2022年前九個月的淨收入和淨利潤貢獻百分比,均爲較低的個位數,“到期對網易的財務業績將不會產生重大影響”。 根據此前動視Q3財報稱,中國代理的協議產品僅佔2021年佔動視暴雪收入的3%;但是據媒體分析:這3%的基數爲動視暴雪整體收入,實際上網易代理產品的收入佔到暴雪(動視暴雪分部之一)的14.45%。 因此,外界普遍認爲,對於此次雙方分道揚鑣,暴雪付出的代價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大。 在被暴雪踢出代理之前,九城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朱駿曾表示,暴雪是“強勢的开發商”,而網易在回復暴雪的聲明中,稱暴雪提議的順延服務六個月是“蠻橫的、不得體的且不符合商業邏輯的”。 “暴雪出品,必屬精品”的光環也被消耗殆盡,在國內魔獸世界非官方論壇NGA(艾澤拉斯國家地理)論壇上,無數玩家表達對暴雪的不滿與失望,“每一個暴黑都曾經是當年的暴白”。 “暴雪的衰落,從第一次被資本收購後就开始了。”何文新認爲,遊戲开發者被資本左右,淪爲賺錢工具。2016年《守望先鋒》發布後,暴雪再也沒有誕生新的全球遊戲IP。 不僅如此,暴雪官方的幾次表現,比如對韓國《守望先鋒》職業玩家辱華事件的冷處理,也讓一衆國內玩家心寒。近日,暴雪最新公布的《爐石傳說》2023年電競賽事規劃,明確表示“居住在中國大陸的玩家將無法參與賽事內容”,“暴雪禁止中國玩家參加爐石賽事”的話題再次登上微博熱搜。 暴雪此前宣布《魔獸世界》國服關服後,玩家需要自行將遊戲數據保存到本地,以備那可能存在的重啓之日,也被玩家戲稱爲“電子骨灰盒”。 “這一功能是對網之易涉及所有《魔獸世界》國服玩家的數據封存的額外補充。”暴雪公告中指出,“網之易對這部分數據負責……該功能讓玩家將數據掌握在自己手裏,以期爲國服重新开放使用。” “所有的角色、账號、裝備和好友列表,絕不僅僅是一串代碼,而是我們的青春,我們的熱血,我們的一段美好人生。” 何文新將角色全部停在了暴風城門口,這個曾毀於獸人战爭、經歷重建的古老的人類主城。 他選擇了暴雪提供的“電子骨灰盒”,將魔獸世界進度存檔——3個約150kb大小的文檔 ,這裏埋葬着他滿級的战士、獵人、牧師、法師、聖騎士、薩滿、死亡騎士、武僧,也封存了18年的青春回憶。

此內容爲鞭牛士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閱讀——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