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金所高管解讀Q3財報:業績顯著改善更可能在2024年 盡快啓動香港上市

金融虎 發布於:2022-11-25

來源:金融虎網   作者:金澤

昨日,陸金所控股(NYSE:LU)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趙容奭、聯席CEO計葵生和CFO蔡國強出席電話會議討論了第三季度財報。金融虎網注意到,計葵生在電話會議致辭中主動透露,將繼續與監管機構保持密切聯系,並隨時準備在獲得監管機構批準的情況下,盡快啓動在香港上市的計劃。據金融虎網了解,這是自傳聞以來,陸金所高管首次確認,將啓動在香港上市。

在回答分析師提問時,計葵生還表示:“關於可能在香港上市的問題,我們仍然認爲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好準備。做好準備是我們一直關注的事情。就最早的時間而言,我們必須在2022年財務業績的基礎上完成這項工作。我們非常接近監管機構的理解,即是否需要任何其他溝通來實際啓動流程。”。

計葵生補充說:“我認爲整改完成創造了更大的確定性。這個行業在這方面的一些其他動向已經可看到。因此,一旦我們的財務狀況能夠滿足,我們顯然會優先考慮這一點。”。

趙容奭:業績顯著改善的時間更有可能在2024年

在貸款業務方面,趙容奭在致辭中表示,從中期來看,我們必須將重點放在更具韌性的城市中評級良好的小企業主身上,並在直銷渠道上增強韌性,從而強制或僅強制實施我們的商業战略。重點的增加導致中期總收入減少,但將提高盈利能力和可持續性。我們必須經歷一段時間來消化現有的信貸損失,同時建立更可持續和更有利可圖的新投資組合。這一過程可能會爲我們的業務帶來U型復蘇模式。

在短期內,我們預計這一調整後的策略將產生新的貸款便利化量,約爲我們近年來產生的量的2/3。數量將取決於宏觀經濟復蘇的總體時間,目前仍不確定。

雖然我們希望復蘇會更快到來,但我們的近期計劃在當前的運營環境中保持現狀。我們的資源優化,包括進一步的成本重組,將在未來幾個季度完成。在此期間,我們假設我們的信用減值損失和信貸增效成本將保持在較高水平,而現有年份中表現不佳的部分將減少,顯然會影響利潤。

考慮到不確定性,我們認爲,我們的業績出現顯著改善的時間更有可能在2024年,而不是2023年。這對我們來說顯然是一個挑战,但我們對自己的執行能力有信心。我們利用這種業務回復優先級來繼續升級我們的技術、運營和風險管理,目的是加強我們在小型企業主領域的長期市場領導地位。鑑於我們的資源、客戶渠道、強勁的資產負債表以及與金融機構的長期合作關系,我們擁有度過這段困難時期的必要優勢。

雖然經營環境需要改變,但監管環境目前正在趨於穩定。整改過程現已過渡到規範化監管,公司無重大未決問題。根據我們的銀行擔保模式,我們爲截至9月底的貸款余額承擔22.5%的信用風險,這與貸款促進平台不同,並符合當前的要求。

展望未來,我們預計我們的份額,我們與金融合作夥伴分擔的風險份額將在未來幾個季度增加到至少30%。正如我之前所說,使用我們的擔保公司還允許我們直接與融資夥伴共享所需的數據。

計葵生也強調,我們現在必須遵循的道路是,繼續加強我們對現有業務的收集,同時建立更可持續和更有利可圖的新投資組合。與此同時,我們繼續完善我們的渠道管理,以優化我們的直銷隊伍,使我們可以更靈活和高效地選擇和瞄準更高質量的客戶羣和最具生產力的勞動力。

這將意味着中期內新增業務量和總營收的減少,但與歷史貸款年份整體相比,新增業務應該能夠產生更好的結果。利潤回升將受到三個因素的驅動:歷史年份不斷變化的信貸表現;歷史年份的徑流速度;以及優先新業務的增長率。在這個階段,我們無法準確預測歷史業務的信用減值將持續多久,因爲驅動因素本質上是宏觀的。2024年比2023年更可能實現我們的底线業績的顯著改善,因爲新業務量取代了舊業務量,政策變化可能導致宏觀環境的改善。

最近,我們看到銀行系統承諾支持包括房地產在內的一些關鍵指標的計劃。我們相信這些發展可能會給宏觀環境和我們的業務帶來積極的影響,盡管具體的影響時間還難以預測。

在分析師的提問環節,關於貸款定價,趙容奭表示,公司貸款余額完全符合政策指南,第三季度的貸款余額爲21%,比第二季度的21.4%有所下降。但如果你看看新的法規,它已經不到20%了。因此,到目前爲止,我們相信——我們堅信,我們完全遵守了關於APR的規定和窗口指導。除了與監管要求和指導相比,APR的下降也是由我們自己的战略推動的,目標是更高質量的細分市場。在短期內,我們將保持新貸款的年利率水平。同時將集中在更具經濟韌性的地區。

計葵生解釋U型復蘇模式:首先要做的是做最壞的打算

"你們第三季度的業績比之前的預期要弱得多,還修正了全年的預期現在暗示第四季度會出現虧損。那么,管理層能否更詳細地解釋一下,是什么導致了第三季度疲弱的業務表現,以及疲弱的第四季度預期,以及現在疲弱的第四季度預期?管理層說,預計復蘇更有可能發生在2024年,而不是2023年。能否介紹更多細節?此外,關於股票回購的。貴公司的股價今年下降了很多,但最近幾個季度回購活動似乎已經停止了。那么,管理層能否告訴我們,爲什么最近停止了回購活動?

針對美銀美林分析師的上述問題,趙容奭表示,第三季度業績的問題,這比預期的要弱。我們的主要變化是,由於疫情控制和宏觀不確定性,我們的SBO部門面臨巨大挑战。我們的SBO部門已經從根本上重塑了運營環境。我們認爲,這一趨勢將在短期內持續下去。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個重點城市的復蘇確實影響了我們在銷售和收款、分支機構或中心的運營。其次,消費者信心水平持續低迷,說明市場需求整體疲軟。所以基本上,我們從宏觀環境的變化中立即受到了衝擊。

考慮到這些,我們制定了風險政策和增長計劃,更多地關注優質細分市場。因此,我們最近的新銷售量減少了。那么,無論COVID採取什么措施,爲了應對這種情況,我們將繼續將質量放在數量之上,同時關注可持續盈利能力,這意味着規模較小,但我們追求盈利,然後是可持續的細分市場。我們收緊了信貸標準政策,重點關注風險評級更高的客戶,尤其是更發達地區的客戶。

最後,在渠道方面,我們將爲其他渠道开發更多的直銷渠道及其領導小組,因爲我們從自己的渠道看到了更高的客戶質量。

計葵生補充到,就前景而言,我們確實認爲這是一個U型模式。我來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現有的投資組合早在2020年就被收購了,現在仍然有效。所以我們有2020年,2021年,2022年,這就是我們現有的投資組合。在過去三個季度,我們逐步收緊信貸標準。但投資組合中有一部分是提前收緊的。這部分資產組合的減值和信貸成本水平正在上升。這將在接下來的幾個季度繼續發生。

我們在過去幾個季度收購的業務,是在一個更高的信用標準下完成的,所以這部分業務表現得更好。所以你要想象的是,如果你愿意,我們的遺產在接下來的12到18個月裏逐漸消失。我們在過去幾個季度建立的新账簿也將隨着更高水平的盈利能力而增長。但隨着我們收緊信貸標準,短期內絕對數量會減少。

因此,你可以想象遺產的流失,這是一條线;隨着新信用標準的提高,新账簿的建立伴隨着新的信用標準的增加,這是另一條线。當這兩條线交叉時,如果你愿意的話,這將決定我們U型底线利潤復蘇的轉折點。現在,具體的時間取決於政策變化是否有真正的進展,包括COVID。因爲我們相信,只要你有任何政策變化,小企業主會迅速做出反應。然後會發生兩件事。第一個是遺留業務的質量,如果你愿意,過去幾年开始的業務,實際上應該顯示出明顯的改善。這是第一點。

第二,我們在更高標準下加快新業務增長的意愿也會增加。所以現在很難預測哪個季度會是底部。但如果我們考慮下一年到18個月,我們知道它就在那個時期的某個地方。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確保即使我們假設最壞的情況,也就是未來12個月沒有任何變化,我們的資本基礎,我們的融資夥伴,我們的網絡以及我們如何優先安排我們的渠道,都處於非常好的位置。

因此,一旦情況發生變化,我們就可以再次踩下油門,在我們的足跡和我們所選擇的細分市場上,從財務和基本面上都變得非常強大。所以我們正在爲那一天做大量的準備,我們有信心在觸底的那一天到來,而且它真的必須加速。我們相信,如果我們環顧整個行業,到那個時候,我們的競爭很可能會減少,我們在市場上的相對領導地位將不會受到影響,我們擴大這種地位的能力應該會在那個時候出現。

所以很難斷言,正如你所知道的,在市場底部,但我們相對清楚的是,它應該在2023年的過程中。因此,2024年是真正可以看到計費改進的時候。但我想強調的是,當我們面對這樣的環境時,首先要做的是做最壞的打算,我們不僅要生存下來,還要在經濟復蘇時繁榮起來。這就是我們現在選擇爲誰服務的優先次序,我們如何管理成本,我們把資源放在哪裏。

回購股票價值超8億美元 回應香港上市

關於你的股票回購的問題。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已經回購了大約1.1億股股票,這意味着我們在上市時逐步回購的股票價值超過8億美元。在目前的環境下,我們認爲流動性是第一位的。顯然,我們有很多,我認爲這很重要,給我們的金融合作夥伴信心。第二,我們會優先考慮分紅。第三,我們會尋找其他方法爲股東創造價值。就股息而言,顯然,我們的政策是40%的上限。隨着時間的推移,這是我們將視需要而定的。但在短期內,我們將優先考慮股息,而不是其他方面。

在回答分析師提問關於香港上市的問題時,計葵生表示:“關於可能在香港上市的問題,我們仍然認爲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好準備。做好準備是我們一直關注的事情。就最早的時間而言,我們必須在2022年財務業績的基礎上完成這項工作。我們非常接近監管機構的理解,即是否需要任何其他溝通來實際啓動流程。”。

計葵生補充說:“我認爲整改完成創造了更大的確定性。這個行業在這方面的一些其他動向已經可看到。因此,一旦我們的財務狀況能夠滿足,我們顯然會優先考慮這一點。”。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