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卦| 供應鏈金融問題難解?看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破題之法

九卦金融圈 發布於:2022-09-23

作者 | 楊波(九卦金融圈專欄作家)

來源 | 九卦金融圈

編輯 | 武文 張雲迪

美編 | 楊文華

隨着金融支持實體經濟不斷深化,大力發展供應鏈金融成爲了全社會的共識,尤其是在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大趨勢下,供應鏈金融成爲了銀行數字化與產業數字化的一個重要交匯點,這既是一個巨大的市場藍海,又是金融機構的兵家必爭之地。

一方面供應鏈金融已成爲銀行對公業務的重要賽道,开展普惠金融服務的重要突破口,第三方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供應鏈市場規模將接近20萬億元;另一方面則是大量小微企業仍抱怨融資難、融資貴,企業應收账款也有拉長的趨勢,《中國小微企業白皮書》就顯示,我國小微企業融資缺口高達22萬億元,甚至超過了整個供應鏈金融的市場規模。

從近幾年銀行業的供應鏈金融實踐來看,也存在一些行業共性的痛點與需求

  • 一是產品設計思路沿用傳統風險控制思維,仍以存貨融資與預付款融爲主,

  • 二是供應鏈交易過程缺乏透明度,往往依賴於核心企業,限制了銀行的授信,

  • 三是交易成本較高,企業信息碎片化嚴重,

  • 四是銀行本身缺乏業務場景,優質客戶稀缺,限制了資金的運營效率。

爲了共同應對供應鏈金融的挑战,抓住這個市場藍海的機遇和突破口,在9月21日舉行的2022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峯會上,京東科技對外發布了全新的供應鏈金融科技战略,宣布從京東供應鏈走向產業供應鏈,從對內服務對外輸出系統平臺進行升級,以“雙鏈聯動”的开放輸出思路,給出了“科技+產業+金融”的解題方案,進而推動金融業與實體產業的數字化進程。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科技金融科技羣總裁李波強調:供應鏈金融科技是一項系統工程,無法脫離產業數字化單獨存在,首先要服務於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和產業的互聯網聯結,然後在此基礎上疊加金融科技才可提升企業的供應鏈金融服務能力。供應鏈金融科技兼具科技、產業和金融三重屬性,其本質是科技、產業和金融高水平循環的結合點。

供應鏈金融不只是金融服務

早在2020年9月,人民銀行等八部門聯合發布了《關於規範發展供應鏈金融 支持供應鏈產業鏈穩定循環和優化升級的意見》,明確提出了供應鏈金融的定義:

供應鏈金融是指從供應鏈產業鏈整體出發,運用金融科技手段,整合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信息,在真實交易背景下,構建供應鏈中佔主導地位的核心企業與上下遊企業一體化的金融供給體系和風險評估體系,提供系統性的金融解決方案,以快速響應產業鏈上企業的結算、融資、財務管理等綜合需求,降低企業成本,提升產業鏈各方價值。

對此,中投公司原副總經理、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教授謝平教授在峯會上表示:產業鏈、企業融資、金融科技是供應鏈金融的核心關鍵詞,這既是一個發展的定義,也是一個監管的定義。

謝平認爲:傳統的供應鏈金融模式主要是圍繞供應鏈核心企業來开展,對於上下遊企業的融資需求無法完全滿足,這也是其局限性所在,“因爲只能依托於核心企業,所以信息量還是有限,銀行無法對所有的共享信息完全信任,對上下遊這么多企業的融資需求,不一定完全能夠滿足。”

業內專家的普遍共識

在謝平看來,唯有專業化的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可以能夠突破單個供應鏈的限制,但現實是這樣的平臺鳳毛麟角。

事實上,謝平的看法也是業內專家的普遍共識:供應鏈金融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樞紐,不僅連接着產業供應鏈和消費兩端,更連接着產業鏈上下遊數以千萬計的中小微企業,而在經過了近些年的快速發展之後,供應鏈金融也將進入到一個發展的新階段,急需引進第三方平臺型公司參與其中,讓“四流合一”(物流、商流、資金流、信息流),提高資金運行效率的同時,加快商品流通速度,從而加速整個供應鏈環節的循環運轉。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宋華就認爲,供應鏈金融的本質不只是解決信貸,更應該幫助企業和整個產業優化現金流,從信貸服務轉向現金流優化管理。宋華建議:金融機構在設計供應鏈金融產品時,眼睛不應只是盯着企業的應收账款、存貨和預付款等指標,而應該有更加全局性的思考,比如通過提供整合性的金融聚合服務,來提升產業的價值。

從發展思路上看,李波建議:要跳出金融思維做金融,先基於對產業的理解服務於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和產業的互聯網聯結,再去疊加金融科技去改善供應鏈金融,才是解決之道。

從角色定位上看,供應鏈金融科技在產業數字化中扮演着“連接者”角色,這不僅可以讓產業鏈本身實現全鏈貫通,還能讓不同的產業鏈之間數據互通,形成一張彼此交織的網絡,逐步培育出真正的產業互聯網,因此助力實體產業實現“通鏈+組網”的數字化進階。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蔡進就強調:供應鏈金融的未來在於深度融合,只有產業鏈和產業鏈、企業和企業之間、產業和產業之間真正實現深度融合,這個供應鏈才真正是穩定的,才真正有韌性,這又必須依托於供應鏈金融的科技化能力,並與產業數字化相輔相成。

顯然,從宏觀層面來看,供應鏈金融早已不只是一個金融產品或服務,而是一項極爲重要的系統性工程。行業專家的共識是:對於銀行業而言,這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的重要抓手,也是推動銀行與產業深度融合、加快銀行數字化進程的重要契機。

如何破解點、线、面、體四大維度瓶頸

權威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末我國中小微企業數量達4800萬戶,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依然突出,2021年艾瑞咨詢研究院發布的《中小微企業融資發展報告》顯示,小微企業單戶的融資需求是當前實際獲得信貸規模的2.8倍。

供應鏈金融的當務之急

因此,從現實層面來說,供應鏈金融的當務之急,依然是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資金供給與企業需求不匹配的老大難問題,這又集中體現在點、线、面、體四大維度的瓶頸。

從點、线的維度來看,就是過於依賴核心企業作爲“鏈主”去服務上下遊,但部分核心企業,卻沒有足夠動力或具備平臺條件去分享其交易鏈數據,導致金融機構難以對其鏈屬上下遊企業的進行客戶身份識別、貿易背景核查、交易確權、信用流轉等,進而限制了供應鏈金融的業務範圍。

比如,在以“鏈主”爲核心的模式中,由於信息不對稱和數據孤島等現實問題的存在,金融機構識別核心企業信用,大多僅能涉及一級供應商或一級經銷商,難以對供應鏈上的第二層乃至第三層企業形成有效覆蓋,而這些無法惠及的企業往往又是最需要融資的小微企業。

從面的維度來看,由於供應鏈上下遊的商流、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等數據相互割裂,處於不同的主體而難以統一歸集。比如訂單信息可能在核心企業,物流信息在物流方,資金流又在銀行,沒有一個平臺能夠把“四流”數據真正整合起來。即便是單條供應鏈的“四流”信息可以形成聚集,但是不同產業鏈之間還不能“跨鏈”,加上缺乏更加多維的產業和企業經營相關的數據,這就限制了金融機構的授信規模。

從體的維度來看,則是供應鏈金融所涉及到的生態各方,相互之間良性的協同機制還沒有建立,核心企業、鏈屬企業、金融機構、科技公司以及行業組織之間相互割裂,過去大多是在採用獨立作战,或者兩兩合作的模式,更多還是點狀的突破,很少能將點連成线,再將线連成網。

因此,多位業內專家都判斷:傳統的基於“鏈主”爲核心的中心化發展模式,已經跟不上產業融合、經濟數字化的市場大趨勢,急需進化升級。

正如謝平教授所言:這個市場需要更加專業的供應鏈金融科技服務平臺,不僅可以突破單個供應鏈的限制,更能融合平臺方的數據,有效整合多個供應鏈的商流、物流、資金流的信息,從而提供更加專業、开放、普惠的供應鏈金融服務。

雙鏈聯動的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能帶來什么?

事實上,國內能夠做這件事情的平臺並不多,能做好這件事的企業更是鳳毛麟角,而京東身兼“產業+科技+金融”的三重優勢,使其在供應鏈金融科技領域具備了人無我有的核心優勢,京東的殺手鐗,就是在業界首推的“數智供應鏈+供應鏈金融”雙鏈聯動輸出模式,與各方共同打造开放協同產業生態。

“走出來”的親身實踐

之所以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能夠實現從自己的體系走出來,實現對外輸出,核心還是在於京東自身在數智供應鏈和供應鏈金融層面都有着親身的實踐。

首先,京東本就是是一家同時具備實體企業基因和屬性、擁有數字技術和能力的新型實體企業,近年來持續構建“鏈網融合”的供應鏈基礎設施和解決方案,織起了深度融合貨網、倉網、雲網的“三網通”體系。

其次,在產業能力上,京東自身就是國內領先的零售與物流平臺,與國內外絕大多數的核心To C企業都有着深度的合作關系,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出現並不是“從0到1”,不是在一張白紙上描繪全新的愿景,而是站在京東科技過去多年的供應鏈金融業務的積累上漸進而來。

再次,在科技能力上,依托京東雲技術底座,京東一端連接着消費互聯網,一端連接着產業互聯網,服務數億用戶,在雲計算、區塊鏈、機器學習、隱私計算與產業知識圖譜等領域有強大的技術沉澱,基於各種復雜的場景,在產品設計、系統建設、智能信用評估、多頭貸款識別、智能反欺詐、貸中風險監控、貸後風險管理等全鏈路的產品設計能力、全流程風控能力和智能運營能力。

更重要的是,在供應鏈金融產品能力實踐上,京東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第一款基於互聯網的供應鏈保理融資產品“京保貝”,來服務京東自營業務領域的廣大供應商。此後攜手銀行等合作夥伴,陸續推出了服務於鏈屬中小微企業的採購融資、動產融資、倉單融資、信用融資、融資租賃、企業支付、票據平臺等多種供應鏈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

從推出的契機來看,正是因爲洞察到現有供應鏈金融服務供給,尚不能滿足產業結構升級及中小微企業抗擊疫情和生存發展的需求,促使京東在2022年初就將供應鏈金融科技能力輸出提高到集團的战略層面,力圖將多年沉澱的技術、模型、算法、工具產品化、標準化,面向合作夥伴進行全面輸出。

在輸出的模式上,京東是通過其打造的可供對外輸出的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方式來實現。據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相關負責人介紹,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會是一個模塊化可拆解的开放系統,平臺可以部署在產業合作方,京東提供的是模塊化產品組合,核心是輸出其原生數字化能力,而不是去做傳統的金融信貸業務,信貸服務依然由銀行等金融機構來提供。

比如,京東科技在峯會上發布了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雙十模型”全景圖,地方政府和大型產業集團等主體可根據自身需求以SaaS化或本地化方式進行靈活部署。

此外,京東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通過服務核心企業、產業服務平臺、政府平臺以及產業園區等供應鏈上的主體企業和組織,形成基於供應鏈交易或企業真實經營數據的金融資產,並通過科技手段將非標資產標準化,依據資金方的風險偏好及價格匹配資金,輸出資產,促進平臺的流量交易規模化,最終成爲資產、資金高效對接的生態服務平臺。

謝平建議: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的定位是科技平臺,以公平、高效、安全的科技服務爲主,尤其是提供風控技術,平臺不與上下鏈金融機構和中小企業有業務競爭,平臺可以運行不同的供應鏈,平臺金融機構企業三方共同研究供應鏈當中的運行問題,尋找供應鏈涉及的風控的關鍵點。

更重要的是,從供應鏈金融到供應鏈金融科技平臺,所帶來的“縱橫一體”的數字進化,不僅可以提升核心企業的競爭力,更增強了其平臺屬性,使得核心企業進化爲“新物種”以應對新時期的市場挑战。

從供應鏈金融進化到供應鏈金融科技,不僅讓更多小微企業獲得資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促進“金融+產業+科技”的深度融合,惠及千行百業,最終提升實體經濟的數字化能力。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