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瑪特當家花旦Molly顯疲態,潮玩企業爲討好年輕人使上AR手段

財經無忌 發布於:2021-12-28

文 | 鄭賢

年終歲末,迪士尼原創IP玲娜貝兒補貨上架,補貨首日價格被炒至萬元,這自然引發了對時尚潮玩的新一輪關注。

事實上,今年的潮玩賽道異常熱鬧,呈現出井噴態勢。一年來,泡泡瑪特(09992.HK)在港交所總市值接近640億港元。受到鼓舞,山海潮玩、千島潮玩族等潮玩品牌年末獲資本下注,該領域年內最大規模融資高達4億元。

有業內人士表示,玩家扎推布局潮玩賽道,一方面是因頭部企業泡泡瑪特展現出了強大吸金力,另一方面則是意在迎合消費主力軍Z世代的消費需求。

但崇尚個性化和多元化消費的Z世代,口味喜好始終“動態變化”,令這一火熱賽道的未來存在着“不確定性”。在謹慎樂觀的氛圍中,風口入局者不得不亦步亦趨、持續關注、小心試探。

盲盒熱潮,看不懂也大受震撼

迪士尼高流量潮玩商品玲娜貝兒近日的火爆亮相引發了外界關注。

12月12日晚8點,“常規款玲娜貝兒毛絨玩具”、“2021聖誕系列玲娜貝兒毛絨玩具”以及“2021聖誕系列玲娜貝兒毛絨玩具鑰匙圈”三款商品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的微信公衆號开啓线上預約。粉絲刷屏半小時刷了個寂寞。而當8點40分刷出頁面後發現,預約名額已經搶完。在二手交易平台,該產品身價暴漲10倍以上。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9月6日預售的上下X泡泡瑪特一款“雲端酣夢”禮盒在官網售價1999元,但在二手平台賣至3000元高價;而該系列“夢境茶旅”禮盒原價8999元,闲魚售價1.2萬元-—2.3萬元不等。有賣家篤定表示:“就限量那么一點,後期很可能漲。”

這令外界生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之嘆。

“在不同潮玩形象中找尋到了自我。”某資深潮玩博主對此現象做出解釋。他表示,每個潮牌其實都有特點——在顏色、造型等外觀設計、內涵賦予上,都會觸碰到大衆審美的某些興趣點。盲盒、限量、抽籤等飢餓營銷,都能在很大程度上激發人們的購买欲。

在泡泡瑪特官方微信小程序中,新品速達被放置在了顯眼區域。其中,部分產品只有會員才能擁有購买權。其中的一款“超級賽道系列”產品處於預售狀態,頁面顯示爲“商品已售罄,瘋狂補貨中”,用戶可設置到貨提醒。在一系列新品中,“夢境文森特”售價最高達到1399元。

在天貓泡泡瑪特旗艦店,粉絲數量高達496萬。店內,潮玩盲盒收藏第一名糖果怪物小鎮系列盲盒手辦聖誕禮物折後價爲69元,月銷量達到8000+。有用戶點評道“設計感很好,每一款都是獨特的,不容易啊。”一款售價1699元名爲室友毛怪白彩燈的潮流手辦擺件,月銷量也達到了26筆。

线上潮玩銷售火爆,线下實體店也不遑多讓。

在南京新街口金鷹商場的酷樂潮玩店內,流動着大量的選購者,偶爾還會造成行進擁堵,人氣遠超對面化妝品專櫃。店內布置充滿時尚感,潮玩電子狗放置地面隨意溜達,營造出自在購物的松弛感。

財經無忌注意到:Z世代是店內購物主力,時而便會跑向收營櫃結算支付。有年輕人發現櫃台上擺放有10元一支的潮玩彩筆,便毫不猶豫順手买走了6支。

以Z世代爲代表的年輕人正成爲“消費擔當”。他們具有更強的消費意識,優越的生活條件造就了他們更高的消費實力和消費意愿。從小沉浸在社交媒體中,對海量信息的快速接受逐漸形成了他們對消費的個性化、多元化需求。

《Z世代消費力白皮書》曾用數據展現了新消費羣體所支撐起的龐大市場:中國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Z人羣(1.49億)。而他們具備三大消費動機。首先是社交需要:消費被看做是尋獲認同的表達,維護社交的方式;其次是人設需要:Z世代愿意通過購买不同產品來探索自身需求,打造專屬人設;另外很重要的一點便是悅己需求——消費本身成爲Z世代最直接獲得當下滿足感和幸福感的方式。

一言以蔽之,Z世代消費者在進行消費決策時,更注重品牌故事、設計、理念、價值取向等與自身高度契合的形而上的層面,也樂意爲“熱愛”买單。

時尚潮玩恰恰挑動着潮玩族的高頻消費情緒,百億級潮玩市場的財富密碼漸次被解开。

而泡泡瑪特這家國內領先的潮玩公司更“高明之處”就在於,會出許多“聯名款”產品,這便做到了“男女通喫”:男生可以买海賊王系列,女生可以买迪士尼系列,只要用戶喜歡的寶庫看,他們都會想方設法提供。

泡泡瑪特CMO果小給披露過一個更加具體的用戶畫像:女性白領。據他介紹,公司的核心用戶中,75%爲女性;58%在30歲以下,其中“Z世代”佔了32%;90%月收入在8000元-20000元之間。

95後在職研究生洋洋與盲盒的接觸過程便很具代表性:工作實習期間,她只身來到陌生的深圳,白天上班、晚上上課。漸漸地,她通過拆盲盒作爲調劑。這種“拆禮物”帶來的驚喜感,讓她收獲了超額快樂。

艾媒咨詢調研數據則顯示,潮玩用戶更加偏好盲盒,其次是手辦、模型,佔比分別爲62.95%、52.33%和52.07%。

圖源:艾媒咨詢

一位85後高級市場經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非常反感“盲盒是收智商稅”的說法,“我覺得說這種話的人,沒有意識到這個市場的發展空間,也缺少對藝術品的欣賞。對我來說买到的不僅僅是個盲盒,還有心理上的滿足和治愈。”

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爲,不確定性的刺激造就了盲盒的吸引力,並成爲用戶社交傳播的熱點話題。此外,盲盒還具有收藏、精神慰藉等屬性,這都使之超越了休闲玩具的範疇,受衆覆蓋年齡範圍更廣。

資本包抄,潮玩龍頭感受壓力

艾媒商情輿情數據監測系統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潮玩市場規模將增至384.3億元。艾媒分析師認爲,受驚喜經濟和社交情感需求等多重因素影響,中國潮玩受歡迎程度仍會不斷上升,潮玩市場規模將繼續擴張。

逐利的資本自然不會放過這一能夠獲得豐厚回報的領域。大量資本的湧入,也給“潮玩龍頭”泡泡瑪特造成巨大壓力。

2020年12月11日,被稱爲“盲盒第一股”的泡泡瑪特在港股上市,首日市值便超1000億港元。如今泡泡瑪特已是中國最大且增長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之一。但上市一年,泡泡瑪特股價對比最高值105港元已經腰斬。

這一年裏,泡泡瑪特當家花旦Molly後勁不足,收入從2019年的4.56億元下降至3.57億元。據統計,Molly銷量下滑是由於早期產品被消費者淘汰。這便意味着泡泡瑪特需要加快出新速度,並需要研究如何讓早期經典系列“永流傳”。

泡泡瑪特想到的應對辦法是,提高自主研發能力以及給產品增加故事性。今年9月初,泡泡瑪特入駐環球影城,想要打造中國版“迪士尼”。這被認爲是一步妙棋,畢竟目前國內文旅界最缺的就是IP和內容。而就在半個多月前,泡泡瑪特還新注冊了投資企業“北京泡泡瑪特樂園管理有限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城市公園管理、遊樂園、餐飲管理、產品設計等。

但外界發出的疑問是:泡泡瑪特能否保證自己在投建和運營主題樂園過程中持續擁有爆款“Molly”。另一大疑問則是,泡泡瑪特始終處於“有酒沒故事”的階段。不同於迪士尼旗下擁有的頂流IP如鋼鐵俠、冰雪奇緣都是從影視作品中成長而來,泡泡瑪特缺少驅動消費者踊躍买單的“故事线”。如若僅憑形象化IP難以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這在2021年中報已有所顯現:公司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71.1%降至66.9%。除毛利率下跌外,投資者更爲看重的淨資產收益率也出現斷崖式下跌。2019年上半年公司淨資產收益率達51.92%,2020年上半年下跌至15.43%,到了2021年上半年,淨資產收益率僅有5.77%。這說明,泡泡瑪特吸金大不如前。加上知名品牌樂高、迪士尼等开始進軍盲盒賽道,19八3、52TOYS等競爭者在一旁虎視眈眈,泡泡瑪特賺錢能力被進一步看低。

作爲回應,泡泡瑪特今年前三季度新增67家线下零售門店來到了250家,新开336家機器人商店增至1687家,意在進一步築牢排頭兵護城河。

事實上,搶食泡泡瑪特紅利的多個品牌也在“跑步”开店。名創優品旗下潮玩集合店品牌“TOP TOY”三季度新增39家使得總門店攀升至72家;52TOYS相繼在成都、杭州、北京等地开設品牌特色店。已獲得騰訊QQ family (該品牌已有6個卡通形象)IP授權的創夢天地, 計劃在合作協議的前3年內,在中國一、二线城市开設合計150間直營QQ family主題线下店。

市場需求旺盛,資本競相扎堆。就在本月,成立於今年5月的“山海潮玩”品牌獲500萬元天使輪融資;千島潮玩族宣布完成近億美元B輪融資。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潮玩產業投資數量達31起。

不僅如此,潮玩賽道也出現了大廠身影。B站發起潮玩衆籌,阿裏文娛上线潮玩品牌“錦鯉拿趣”,網易推售哈利波特、漫威、陰陽師等IP潮玩產品,小紅書开啓“雲上潮玩展”。

種種跡象顯示,潮玩賽道的下半場战事一觸即發。

迭代快進,潮企捕捉Z世代喜好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展望,中國潮流玩具零售的市場規模預計到2024年會達到763億元。

盡管國內潮玩尚處風口和紅利增長期,但產品過快更新迭代以及主流消費人羣口味喜好的“動態變化”,也令這一賽道的未來存在着“新的可能”。前車之鑑便是,泡泡瑪特經典款Molly因消費者喜新厭舊導致銷量下滑,這也令入局者不得不亦步亦趨、小心試探。

有圈內人士向財聯社表示,“潮玩是公司新切入國內市場的方向。這個市場變化之快,能明顯感覺到流行元素每隔一段時間又是另一個樣。而Z世代的消費觀、興趣喜好也是動態變化的。新市場开拓前期有較多的不確定性,會以一種較爲謹慎的態度去執行推進。”

據悉,出於謹慎考量,相關潮玩公司的IP多討巧採用“內孵外挖”形式。在自研IP基礎上,獲取外部知名IP的合作授權,據此研發核心商品及系列周邊。這是一種較爲安全保險的策略:一方面,自有IP結合公司技術、產業等優勢,利於呈現差異化競爭優勢;另一方面,自研IP耗時長、面臨較高市場教育成本,風險不可控。

爲應對迭代快進的潮玩市場,多家公司也在極盡自有IP挖掘之能事。有媒體報道稱,元隆雅圖(002878)憑借獲得冬奧特許商品生產資質及功夫熊貓、怪物史瑞克、馬達加斯加等電影系列IP开發了相關產品。公司的冬奧特許商品冰墩墩已推出盲盒系列。

沐邦高科(603398)也抓緊圍繞國產超人氣動漫“鬥羅大陸”進行系列產品开發,並解鎖更多盲盒新玩法。

數字化產品同樣是上市公司在潮玩領域的布局方向。金運激光(300220)融合AR技術應用,發售包括EMMA甜蜜森林系列盲盒在內的“NFT潮玩”。

德藝文創(300640.SZ)11月29日在投資者互動平台表示,公司將持續關注Z世代消費人羣喜好,开發針對性的IP,孵化不同類型的衍生品,適時創造數字化藝術品,同時探索VR、AR、MR等相關技術在IP、盲盒及相關衍生品等方面的研發上的應用,爲用戶提供虛擬玩偶、虛擬場景互動和沉浸式體驗,助力公司开拓國內動漫、潮玩市場。

可以想見的是,下半場战事將硝煙彌漫,不同公司正基於自身產品優勢或現有產品技術,來實現不同層面的創新,實現產品差異化競爭。

而隨着文化產業逐漸發展、消費水平持續上升,消費者對於文化娛樂產品的需求也將持續升維。圍繞影視、動漫、遊戲等IP的周邊授權商品產業將獲得更爲高速與高質的發展。而中國潮玩行業也將借勢發展,伴隨Z世代紛繁變化的口味,持續捕捉並尋獲更爲確定的商業機會,逐漸發展成爲全球潮玩消費的核心市場之一。

相關證券:
  • 泡泡瑪特(09992)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