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不死,再謀上市?瑞幸城頭換了新王旗

財經集團 發布於:2021-12-19

來源:雪豹財經社(ID:xuebaocaijingshe)

作者:陳重山

瑞幸依然掛念納斯達克

一度被公衆判了“死刑”的瑞幸咖啡(以下簡稱瑞幸),用一年多時間證明了自己的回血能力。如今,距徹底盈利僅一步之遙的瑞幸,正在爲重新“殺回”納斯達克做準備。 2019年,創立僅18個月的瑞幸在納斯達克敲钟,成爲史上最快速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企業。13個月後,這家風光一時的明星公司又因財務造假的醜聞匆匆退市,留下一地雞毛。大難不死的瑞幸,花一年多時間收拾殘局,並上演了一場“舊王”與“新貴”之間的權力大戲。

去年,造假事件爆發後,陸正耀等原管理層質押的股票被托管清算以償還債務,舊勢力徹底出局。瑞幸出現復蘇苗頭後,陸正耀與關聯方疑似要求終止清盤,收購股權以“曲线回歸”。

爲了將惡意收購的“野蠻人”拒之門外,瑞幸在今年10月採取了“毒丸計劃”(股權攤薄反收購措施),並於12月13日召开特別股東大會,超過98%的股東通過了“限制部分股東股權轉讓行爲和投票權”的新章程修訂案。

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花錢解決遺留問題,抹去歷史污點,重整河山,是瑞幸要做的第一件事。

12月9日,瑞幸發布三季報,淨營收23.502億元,同比增長105.6%;淨虧損2350萬元,較去年同期收窄98.6%。今年前三季度,瑞幸淨營收55.33億元,超過2020年全年的40.33億元。

造成淨虧損的开支中,既有瑞幸爲造假事件“买單”的費用損失,也包括公司新辦公室的裝修費用。

今年9月,瑞幸與美國集體訴訟的原告代表籤署了1.875億美元的和解意向書。再加上此前瑞幸在國內受罰6100萬元人民幣、在美國受罰1.8億美元,至此,瑞幸退市後市場一度關注的遺留問題,都有了明確的解決方案。

第三季度,瑞幸與虛假交易和重組有關的損失和費用達到7550萬元,其中包括爲應對一些法律訴訟而產生的費用。

此外,瑞幸在三季度的开支,還包括由於北京辦公室搬遷、無法收回押金導致的一次性虧損1420萬元,以及北京辦公室的裝修費用2610萬元。

瑞幸原來的北京總部辦公地位於海澱區中關村東路118號,即陸正耀創辦的神州優車的總部。瑞幸創業之初,陸正耀將該辦公區域劃給瑞幸辦公使用。瑞幸搬離舊辦公室,是從物理上切斷與陸正耀及神州系的聯系。

如果除掉上述虧損及折舊攤銷費用,瑞幸三季度已扭虧爲盈。

12月13日,瑞幸發布公告,稱开曼法院同意了瑞幸的債務重組計劃,該計劃擬對2025年到期的4.6億美元、年息0.75%的可轉換優先票據進行重組。9月21日瑞幸宣布向开曼法院提交該債務重組計劃時,其股價在粉單市場(場外交易市場)一度漲超17%。

同一個月,來自大鉦資本的2.4億美元融資落地。瑞幸在公告中表示,這筆錢將用於促進其重組計劃。

不過,2.4億美元融資顯然是不夠的。據三季報,截至2021年9月30日,瑞幸的流動負債8.7億美元,非流動負債1.8億美元,合計10.5億美元。

降本增效謀發展

試圖甩掉歷史包袱的瑞幸,將精力投入到了降本增效上。

造假事件曝光後,瑞幸花在銷售和市場營銷上的費用佔總營銷开支的比重,從2019年的31%降至2020年的13%。2021年上半年,這部分費用同比下降11.0%,主要原因是廣告費用和免費產品推廣費用下降。

憑借此前積累的品牌影響力和消費羣體,2020年以來,瑞幸從线下門店引流至线上,利用微信推文、進羣領優惠等社羣營銷模式吸引用戶,建設私域流量,增加用戶黏性。瑞幸會圍繞每家門店的LBS位置拉羣,每天在4個不同的時間段推新品、發福利,推送不同產品的優惠券。

另一方面,瑞幸採取了增加SKU和打造爆品的產品策略。2021上半年,瑞幸有50多款新產品面市,平均每3天一款。其中,生椰拿鐵上线一個月銷量超50萬杯。瑞幸還跨賽道布局茶飲,推出國風輕乳茶、果茶等。

不過,圍繞私域流量的競爭激烈,瑞幸持續推出新品、打造爆款以及私域運營的能力同樣面臨考驗。在第三季度,瑞幸的銷售和營銷費用同比增長116%至3.6億元。

鞏固一线市場的同時,瑞幸以加盟店的形式加速經營下沉市場,且收入頗豐。

從2021年初开始,瑞幸加盟店數量不斷增加,增速超過自營門店。瑞幸是在今年1月再次开放加盟的,瑞幸新零售合作夥伴招募計劃不收取加盟費。雪豹財經社咨詢瑞幸官方客服,發現此次加盟开放主要針對二、三线城市。

(瑞幸的門店數變化情況  來源:瑞幸財報)

下沉市場是咖啡市場的藍海。據互聯網數據資訊平台“消費界”發布的《2021中國咖啡行業發展白皮書》,咖啡行業消費地區分布中,二线城市佔32%,三线城市佔29%。

據瑞幸官方客服,租房、裝修、人員等需加盟商自行負責,原材料、設備則需要從瑞幸方購置。瑞幸2021年半年報顯示,加盟店業務的收入主要來自原料銷售,此外還包括設備銷售、利潤分成、其他收入。

2021年上半年,加盟店爲瑞幸貢獻了4.41億元營收,佔總營收的13.9% ;第三季度,加盟店貢獻的收入爲4.161億元,佔收入總額的比重增至17.7%。

重新上市有多難?

度過生死劫的瑞幸,將目光重新瞄準了納斯達克。

據《晚點 LatePost》,現任瑞幸管理層已超額完成了與資方的業績對賭,約定回報是一定比例的股權,其最終目的是爲明年的再上市做準備。

去年6月退市後,瑞幸轉战美股粉單市場,且股價處於上漲趨勢,截至12月14日爲11.28美元,相比退市時的1.38美元,已上漲了717.4%。粉單市場不要求公布財報,但瑞幸仍按期公布,或是爲增強投資者信心,等待重新上市。

不過,粉單市場與納斯達克並無隸屬或管理關系,企業從粉單市場轉板到納斯達克或紐交所的概率低,要求也較高。

具體要求包括:公司淨資產達到500萬美元,或年稅後利潤超過75萬美元,或市值達5000萬美元;流通股達100萬股;90個交易日內最低股價爲4~5美元;股東超過300~400人;有3個以上的做市商等。

瑞幸若重新上市,復雜的股權將成爲其面臨的障礙之一。

截至7月31日,瑞幸總股本爲18.8億A類股和1.45億B類股,大鉦資本持有全部B類股,由於B類股擁有超級投票權,大鉦資本擁有43.50%的投票權。愉悅資本持有5.7%的A類股,投票權爲3.22%。另外,清盤人畢馬威代持約兩成股權。

(瑞幸股權結構)

雖然瑞幸通過“雙保險”的手段,防止陸正耀等神州系人馬“曲线回歸”,取得公司控制權,但目前瑞幸沒有絕對控股人,能否在此後決策中形成一致意見,依然難以預料。

據《晚點 LatePost》援引投資機構GS Wealt的說法稱,瑞幸已經與大鉦資本籤署祕密協議,從而使後者在瑞幸的投票權提高到近六成。另據界面,今年初,瑞幸通過“2021年股權激勵計劃”,以郭謹一爲首的新管理層獲得了不同數量的股權獎勵。

即使跨越重重障礙再次上市,高速增長神話破滅的瑞幸,又能給資本市場講出什么樣的新故事?

瑞幸才剛剛有了盈利的勢頭,但對手林立的咖啡市場早已不是2019年的局面。

近兩年,國產咖啡品牌正在快速崛起。據IT桔子數據,今年上半年咖啡領域相關項目融資事件有15起,創業公司融資超過60億元。

其中,走與瑞幸相似路线、今年下半年飛速擴張的上海咖啡品牌Manner,已獲得字節、美團的融資,估值近30億美元。界面新聞10月援引外媒消息稱,Manner將於2022年赴港上市,後被Manner否認。

神話破滅,變數猶存,大換血後的瑞幸想在資本市場寫下續集,恐怕沒那么容易。至少在眼下,活下去,仍然是瑞幸必須銘記的第一要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