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拍賣:萬物皆可拍,靠的是什么?

財經無忌 發布於:2022-03-18

文 | 江小橋

2021年6月,世界知名的拍賣行蘇富比舉辦了一場有着特殊意義的拍賣——出自萬維網發明者、英國科學家蒂姆伯納斯-李之手,最初爲萬維網編寫的源代碼,作爲非同質化代幣資產以起拍價1000美元在线拍賣。

這場拍賣有一個激動人心的主題——“這改變了一切”。

能夠稱得上改變了一切的,也不僅是互聯網。

2020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發給了斯坦福大學師徒教授Robert Wilson和Paul Milgrom,因爲他們的成就——“改善拍賣理論以及發明新的拍賣模式”。

拍賣這種交易形式和其背後的拍賣理論,已經無處不在,並深刻地改變着我們的生活。

而當互聯網和拍賣這兩股人類生活的動能匯聚起來,一切會怎樣?

在中國,互聯網產業已經成爲了一個全球範圍內的“範本”。從智能制造、“互聯網+”到數字經濟、共享經濟互聯網,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創新發展浪潮爲經濟持續發展積聚起新動能。

在线上拍賣領域,亦是如此。盡管在這一領域中國的互聯網企業並非先發,但“學徒”們已經成長起來。

從最初互聯網平台撮合下的大衆拍賣 ,到司法拍賣、不良資產拍賣逐漸落地互聯網,再到以京東拍賣爲代表的以科技賦能將线上拍賣延伸至涉及全場景、全產業鏈的拍賣服務,這一行業正在進入3.0時代。

它們不僅負責拍賣一切,更制造出一個更大更新的經濟場域。

從酒壇到大海,負責拍賣一切

199箱半茶葉、2噸棉紗、超10種果樹、24.92畝魚塘、443個陳釀酒壇、58021公斤檀香木段、23套大連住宅、33套葫蘆島古城風格商業街房屋、杭州的度假山莊……

這些看上去風馬牛不相及的物品,都出現在2021年末京東拍賣年度盛典的標的清單中。

在這場拍賣行業的年末大戲中,起拍價超過1億元的大額標的就近百個。此外,還有各種看上去匪夷所思的標的,比如一片大海——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大有鄉107.389公頃海域的使用權。

自誕生以來,網絡拍賣早已經被網友們貼上了一個名爲“神奇”的標籤。京東拍賣是從哪找來這么多只有想不到、沒有拍不到的標的?

得益於近年來中國司法拍賣的线上化進程,自2016年成立以來,京東陸續上线司法拍賣、資產拍賣、政府海關拍賣、破產拍賣等對公服務性質的拍賣業務,提供全場景、全產業鏈的拍賣服務,並進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拍賣網絡服務提供者名單庫。

而在司法及破產領域,由於案件類型衆多,罰沒物品從一切生活用品到車輛、房產、土地、文玩等實物資產,再到股權信托、海域使用權、商標專利,無所不包,無所不有。

在“處理”這些資產上,京東拍賣是專業的。通過其一系列技術服務,京東拍賣推動用戶從“集聚圍觀”到“出手搶購”,實現了資產變現減難度、司法執行加速度。

在3月16日开啓的京東拍賣6周年慶上,“神奇”還在繼續。京東拍賣聯合法院、金融機構、海關政府及破產管理人帶來海量標的正在火熱开拍!

一套石油化工煉油設備拆除裝置,因爲其高達120億元的原價值,和超大的折扣——以市場價1折起拍,成爲此次京東拍賣周年慶的焦點。這一位於山東東營的標的,包含石油化工煉油設備、拆除裝置、機械裝置等全流程項目的生產裝置,體量巨大。這是山東的首例地煉裝置“網拍”,對於正在加速新舊動能轉換和改善生態與綠色發展的山東,意義可謂重大。

如果說上述標的的“神奇”在於價格,那么更多標的的“神奇”在於其自身的新奇特:一份230噸鐵粉,一艘型號爲SANJ45的飛橋遊艇,近166噸四川綿竹九香春酒業有限公司的原酒,一批以1元起拍的茶壺、手串、木雕、高爾夫球杆等刑事案件罰沒資產,甚至還有來自廈門海關的一批包括4773只六斑刺豚、2551只菲律賓茶鼻魨和凹鼻魨在內的魚鮮……

歷來備受青睞的法拍房自然不會缺席。比如上海市靜安區威海路12、14號全幢的老式花園洋房,擁有配套車位,總面積達499.14平方米,起拍價約7000萬,此外還有北京、深圳、成都、青島等熱門城市的2000余套法拍房上拍,面積從幾十平方米到一二百平方米不等。

在過去的6年裏,包羅萬象的標的在京東拍賣“落槌”。公开數據顯示,京東拍賣至今已經服務全國2000多家法院、近千家金融機構和國有企業、百余家政府單位、海關以及千余家拍賣行和商業企業,累計成交拍品超過1億件,通過市場化方式盤活行業不良資產,也佐證了一句對线上拍賣的評價——萬物皆可拍。

“拍”得“民心”並不容易

在今天,线上拍賣尤其是线上司法拍賣已經離大衆越來越近。

不僅是因爲那些1元起拍的房產、19億元拍下“濟南第一高樓”中弘廣場這些令人驚嘆的新聞,而是人們切實意識到,司法拍賣提供了一個讓他們买到平時難以想象事物的機會。“淘金”和“撿漏”成爲了大衆認知中线上司法拍賣的標籤。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司法拍賣的那些東西靠譜嗎?”“爲什么法拍房這么便宜卻沒有人买?”“法拍車是不是只是看上去很美?”

這些社交網絡上的提問揭示出人們對司法拍賣濃厚興趣的同時,也伴隨着擔心。拍賣行業的博弈特性讓它很有趣,也更符合大資產交易趨勢,但對於競买人而言,也更需要一種強責任。這其中的內涵是豐富的,不僅僅是拍品的真實性和狀況描述的真實性,更需要價值判斷和拍賣後市場的服務加持。

過去我們在談到线上司法拍賣時,我們談論的是互聯網的包容性帶來的巨大线上买方市場和場景多元化,大數據和AI能力帶來的精準輻射用戶和獲客,權威機構強背書打造的信任連接。

但如今這還不夠。誰能在拍賣方面深得民心,誰才能真正把握這個市場。供應鏈和服務能力,成爲下半場的關鍵。

而這兩者,也正是京東拍賣的能力所在。2020年,京東將自己定位爲“以供應鏈爲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這也給京東拍賣打上了獨特的京東烙印,這是京東拍賣的差異化優勢所在。

京東的供應鏈能力,首先是其在全國各地都有倉儲布局,能夠爲涉公機構提供倉儲、理貨、配送等服務,其次京東各地分公司和機構,可以根據當地需求派駐團隊,爲合作夥伴提供多元化服務。

另一方面,拍賣平台在服務工具和交易制度上的做法,的確對线上司法拍賣解決“執行難題”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隨着整個行業進入深水區,拍賣平台依舊需要有推陳出新的能力,需要真正把服務做到深處和細處。

京東拍賣正在交出答卷。此次6周年活動,京東拍賣不僅推出了小金庫交保最高優惠100萬元、法拍房低至5.6折可貸款 、好物撿漏 1元起拍等活動,更以“法拍貸”、鑑定評估服務、法拍車的一站式服務、“京拍保”、撮合服務、專屬客服服務6大金牌服務展示了京東拍賣的深度服務能力。

不少參與過线上司法拍賣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有過一些糾結時刻。要么是找不到自己想买的東西,要么看到心儀的拍品但不知道其價值而擔心自己當了冤大頭;看到一套心動的法拍房,卻因爲需要全款購买而無奈放棄;又或者拍賣保證金影響了自己的資金流轉。

這正是京東拍賣着力想要解決的——

基於大數據和AI能力的撮合服務,實現了從“人找貨”到 “貨找人”;聯合金融機構推出的“法拍貸”業務,讓競买人不用全款競拍,降低了法拍房購买門檻;針對小件動產的鑑定評估服務,專業機構的鑑定讓用戶拍的放心;“京拍保”讓競买人在拍賣報名時無需繳納全額保證金,保障了競买人的資金使用;從拖車、鎖車、存儲、清洗、評估、看樣到出庫的法拍車全流程一站式服務,讓競拍人拍到車後沒有後顧之憂;專屬客服服務,7*12小時幫助用戶解決全程競拍問題。

簡單地總結,京東拍賣解決的其實是消費者對於投資、收藏、撿漏的多元化需求。與此同時,作爲“賣方”的司法機構,也因此而得到了成交率和溢價率的提升。這是一場競买人、處置機構以及京東拍賣的多方共贏。

網絡拍賣的3.0時代

我們正處在一個拍賣深刻影響社會的時代,它的觸角伸進了經濟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與獲諾獎最多的那些宏觀經濟理論相比,拍賣理論這四個字聽起來似乎平易近人得多,但它對當代經濟生活的影響是巨大的。從電力、股市到碳排放執照,當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它們有能力將人們對於效率和便利的想象更新換代。

而互聯網對拍賣這一古老行業的改造,也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現在,網絡拍賣作爲一種新的細分業務形式,已經成爲必爭之地。據預測,未來五年中拍賣會佔據中國電商市場的30%。與此同時,全世界範圍內的傳統拍賣機構也在向线上進發。無論是國際範圍內的蘇富比、佳士得,還是國內的嘉德、保利等都在加速线上化。

如果把從最初互聯網平台撮合下的大衆拍賣視爲1.0階段,那么到司法拍賣、不良資產拍賣逐漸落地互聯網時,2.0階段的线上拍賣生態日漸豐富,社會經濟功能日趨完善。而如今,隨着互聯網平台們以科技賦能,將线上拍賣延伸至涉及全場景、全產業鏈的拍賣服務,這一行業正在進入3.0時代。

這一新時代既以拍賣行業的线上线下融合爲標志,也以京東拍賣這樣的進入到產業鏈深處和全場景細處的拍賣服務爲標志。

更多的價值的“發現”和“放大”正在產生。

京東拍賣的方法論,是用互聯網放大市場,用技術提升資產處置效率,用服務建立信任連接。

這不僅直指拍賣的本質——在有關信息和價值認知的博弈基礎上,實現了某一資源和更適合的人之間的匹配。

政府利用拍賣數字化處置資產,消費者利用拍賣滿足多元化的需求,經濟學家則用拍賣來解釋繁榮與蕭條。這造就了拍賣的經濟功能:發現價格、資源配置、促進資源流通、提高交易效率。

在今天,這一經濟功能的實現離不开互聯網的改造,和平台的資源優勢和服務能力。

比如一個最重要的體現,是使司法拍賣全流程提速。司法這類涉公資產拍賣與傳統的C2C拍賣交易不同,其業務復雜程度更高,專業性更強。京東拍賣提供了覆蓋司法拍賣全流程工作的近20項服務,帶來司法拍賣數字化處置資產全流程的效率提升。而司法拍賣是中國拍賣行業絕對的大頭,2021年政府部門、其他機構及法院委托拍賣這三大委托人佔總成交額佔比超過80%,這一提速,無疑意義重大。

而現在,京東拍賣還在繼續向深處行進——不斷地把线下場景线上化,不斷搭建數字基礎設施,依托大數據和AI,以互聯網特有的快速價值發現和市場發現功能的力量,從而爲錯配的不良資產進行重新配置,以幫助拍賣人、競买人乃至國民經濟的效益的最大化。

這永遠沒有終點。京東拍賣舉起的槌子,也永遠不會落下。

追加內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內容哦 !